优乐pt官方网站 - 请别再说刨坟吃屎是行为艺术

时间:2020-01-11 19:00:59;作者:匿名;阅读量:1129

优乐pt官方网站 - 请别再说刨坟吃屎是行为艺术

优乐pt官方网站,编辑:阿迪民

清明期间,穷极无聊的我打开手机,看到一个裸男,在一个小树林里摆拍。旁边是一具“山村老尸”,都烂成骨头了。

该骸骨是裸男的亲爹,裸男值此清明佳节,与父亲骸骨第一次亲密接触,寄托哀思。

△ 纯洁的我立刻捂上了小清新的双眼

unbelievable。

他是大宋提刑官还是少年包青天?这即无美感,还巨tm尴尬的九宫格是啥玩意儿?

无美感,显而易见。

说他巨尴尬,有两点,一是因为这种迷恋死、尸、裸、玩狠斗血的行为艺术,早在2000年初就流行过了。

二是,要论起纯粹玩狠,他也没狠过九十年代到2000年那批特别血腥和凶悍的行为艺术。

就像都到了民国了,还留着前清的辫子,不是特立独行,而是toobie。

有人说这个行为是对2000年左右,中国行为艺术糟粕的继承,让人民群众对中国行为艺术又多了一层偏见,此说法虽不中亦不远矣。

行为艺术,英文:performance art。俗称,整景艺术。

中国的行为艺术诞生于80年代,是80年代中期某新潮运动的一个分叉。

在当时,一圈儿年轻人聚会,你要是自称是搞先锋艺术的,就倍儿有面儿,定能得到漂亮姑娘的青睐。相当于今日你说你说创业公司ceo、币圈小佬、三线嘻哈歌手的感觉,好使。

随着西学东渐,当时的艺术家们就意识到,用身体当做媒介,表达先锋、激进的观点,性价比非常高。

△ 1986年行为艺术,

池社,《包扎-国王与皇后》

但是刚开始行为艺术,并不被庙堂之上认可,到了八十年代末,行为艺术才第一次在中国美术馆集体亮相。

这次在中国美术馆的展览,非常有名。据知情人士回忆,中国美术馆里就没这么热闹过。

各种行为艺术遍地开花,什么现场孵蛋、现场洗jio、现场卖对虾、现场撒放避孕套、现场哭丧....可不得了。

△ 有一群圣徒在拜“禁止掉头”的符号

△ 用现在的眼光来看,当时的艺术家也是很潮的

这场展览有名,并不因为群魔乱舞,而是因为在这场展览上发生了一起惊人的“枪击案”。

犯罪嫌疑人是一名叫肖鲁的青年女艺术家,受害者是她在镜子里的倒影。

△ 肖鲁在中国美术馆朝着自己的作品《对话》里的镜子咣咣开了两枪

其实肖鲁女士在做这个行为之前也很忐忑,枪是偷偷借一个十几岁少年的,少年是偷拿他奶奶的。本来她想见机行事,扛不住被知情者怂恿,不想扫兴,一咬牙一跺脚,才上的。事后也很担心,从美术馆后门撤离的。

△ 肖鲁“同伙”唐宋被警方带走现场

在随后美国《时代周刊》如此报道这次的展览——孵蛋、枪击、避孕套。肖鲁的枪击《对话》影响重大,有人说这个举动很伟大,也有人说这个举动让本就边缘的行为艺术更加地下。

多年以后,记者问肖鲁当时为何作这个经典作品。

肖鲁回答:就是因为当时的感情生活不顺,想抒发一下。

哦。

到了九十年代行为艺术还是非常边缘。真正从事这个门类的艺术家,其实就是一个个的小圈子。

比如,90年代的北京最有名的“艺术家之家”,东村圈。

东村人士包括张洹、马六明、左小诅咒、苍鑫等等,都是当时的先锋艺术青年。

这些年轻人从老家来到五光十色的北京,虽然身份是艺术家,但和当年来闯荡上海滩的马永贞无它区别,一心要扬名立万。

比如二十出头的马六明在1993年对记者说:我搞艺术一定要有冲击力,绝对要独当一面,否则就卷铺盖卷回家。

为了表现新锐,他们定下一些纲领——

“谁要画画谁就是傻逼”、“写歌有旋律是可耻的”。

但纲举目张之后,他们又不知道干啥了。

毕竟那时候他们也才二十多岁,穷得一比,生活在垃圾场一样的地方,光荷尔蒙旺盛,眼界思想却差点意思。

△ 东村艺术家群像

这时候,从纽约回来了一个当代艺术大师,大师拍过北京人在纽约。一见他们,立刻激扬文字:

“操,你们还画什么画啊,你看看你们住的什么地方,把这些环境作成作品就是很牛逼的!”

大师就是大师,仿佛艺术圈的列宁,让小老弟们看到了希望。于是众人操练起来,有了各自的绝活。

其中的挑战极限学科带头人是张洹。

张洹以忍受人体极限的作品而出名。1994年,他有个很出名的作品《12平方米》就是把身上涂满蜂蜜和腥鱼汁,在东村一个巨脏的公厕里静坐,被几百只苍蝇围了1小时。

△ 隔屏我已经感受到了粘液(左图)

注意摄影师,明灯大师(右图)

同时期,张洹还搞了作品《65 公斤》(他自己的体重)。

这个作品,就是用10条铁链将自己捆起来,光着吊在房顶上,用输血管子放自己的血。

这些血通过导管慢慢滴落在地面上一个烧热的白瓷盘中,当场产生酸酸的刺鼻的味道。令在场的观众呕倒了一大批。

东村还有一位苍鑫老师,亦是中国行为艺术的明星人物。

他的绝活是用舌头体会世界、认识世界,舔各种东西,姿态辨识度很高。

△ 比如这样

△ 这样

△ like this

苍鑫老师认为,舔,是他的潜意识与外部世界的交流,即,一种艺术家的本能回归。

东村还有一位马六明,亦是骨干。

六名兄长得很漂亮,像女孩,风格往柔美一挂走。所以他男扮女装,做了一系列叫《芬·马六明》,给人一种雌雄同体的鲍伊感。

△ 马六明硬照

△ 芬马六明,的确够美,把梁龙老师也比下去(左图)

颜值丝毫不输今日之练习生(右图)

但是,东村艺术家们,在当地居民眼里就是群怪异的秃瓢、长毛、大胡子。总遭人民群众的盯梢举报。

最倒霉的就是长得最帅的马六明老师,在一次表演裸体午餐时,被朝阳群众举报,关进了局子。

在拘留所里的犯人老大都为他抱不平“光屁股也是为了搞艺术啊,这么抓进来不合理。”

但是,这个行当既不赚钱,也不能出人头地,这帮子东村艺术家渐渐就散了。

有的找了个银行工作安安稳稳,有的转型作主流艺术,也有像张洹这样跑到纽约继续做的。

△ zhang huan,my new york, 2002

但就在东村时代的最末尾,他们集资2000块,搞出了一个当代中国艺术的神作——《为无名山增高一米》。

△ 《为无名山增高一米》“东村”艺术家王世华、苍鑫、高炀、左小祖咒、马宗垠、张洹、马六明、张彬彬、朱冥、段英梅、吕楠,共同创作 1995 北京妙峰山

然而这个当代艺术中已经封神的作品,在左小诅咒的描述中充满了昆汀式的黑色幽默。

在接受著名策展人杜曦云采访时,左小诅咒说:“做完《为无名山增高一米》后,裤子还没穿起来,他们又说再做一个作品,大家在这个山上再趴一会儿,说这个作品叫《九个洞》。因为当时很穷,这2000元钱,能作三个、四个作品更好。这时我就把裤子穿起来了。

张洹跑到我身边说希望我不要起哄。”

但是左小诅咒认为:整个团队如果在五分钟前做了大师级的作品《为无名山增高一米》,就不要再做一些无聊的事情了!

但是请看下面这个五分钟后的作品《九个洞》,自毁之作。

△ 《九个洞》,左小诅咒觉得傻帽,拒绝参加

此后左小诅咒就离开了这圈子,张洹也预感到东村氛围无益于发展,远走美国。

接受采访时,左小祖咒说他当时觉得:这帮人会穷一辈子,而我可能会富。

2008年,左小祖咒的《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》封面,就用猪重现了这个经典场面。

△ 密集的肉体和超前的理念让人啧啧称奇

这张专辑刚出来的时候,有人来找他说:嘿,这个作品我见过,多少年前,有十个男的在山上做了这个作品,你知道这个事儿吗?

左小祖咒回答:还有一帮傻逼做过这个东西?

尽管后来总不以为然,但是左小诅咒这个家伙还是很犀利而敏锐的,他对东村艺术季的行为艺术有很精辟的点评:

艺术是善良人的哭泣,是智者的游戏和悲伤。

而他认为,那时的东村艺术家们有一种戏谑狡猾的聪明。

但是在2000年以后,在一些“狠人”的带动下,行为艺术出现了极端案例。

逐渐变成比狠、自残、剥皮,制造黄汤、粘液、污秽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cult气息的地下人体试验。

中国行为艺术最恶心的一挂就是从这波出来的。

有的艺术家把死亡婴儿双胞胎作成装置艺术的,用一根管子连了起来。

有的艺术家,搞个作品,反复摔打死猫,直至血肉模糊(原本以为送到国外会弄出响动,结果这部录像在意大利展出时被退展)

️️️️️️️️️️️️

这种野蛮荒诞的顶端,就是大名鼎鼎的朱昱。

朱昱非常丧失,这个哥们儿高能预警都不够。他早年间酷爱摆弄尸体。

吃死孩子、解刨活猪、用尸体胳膊做装置,卖人脑罐头。(人脑罐头作品名叫《全部知识学的基础》)

最狠的是,他亲手把自己引产的孩子,喂狗了。

这个作品的名字叫《献祭——用自己的孩子去喂狗》。整个过程,就是让一条黑背把自己一个四个月大死婴吃了,因为死婴太大,朱昱就拿个刀,把死婴切碎了,直到狗不吃了为止。

△ 朱昱把一块从自己身上取下来的皮缝到猪肉上

只要提起行为艺术,人们第一时间就会想起朱昱,定期就会轮他一遍。这似乎成了中国大众对行为艺术的最深认知。朱昱为此也付出了代价,十年没缓过气来。

根据他自己的解释,把自己引产的孩子“祭献”给狗,是反应一种对堕胎的排斥和恐慌。

是对生命问题的着迷和对死亡的迷恋。

?????????

其实这只是书面说法,2000年左右中国艺术圈兴起血腥暴力和尸体迷恋,并不是独创和自发。中国现代艺术的变动都是受西方影响的。

当时国际上最潮的概念就是shocking art,最热的艺术家就是达米恩·赫斯特(damien hirst),赫斯特就是把尸体和死亡的概念玩的贼溜,成为国际巨师。

△ 赫斯特名作《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》

△ 赫斯特笑了:你们啊,too simple

2000年左右,中国这批艺术家看了达米恩·赫斯特“sensation”展览的画册,震惊疯了。觉得习得了九阴真经,立刻要超英赶美。

于是有些该吃脑残片的疯子,开始加大力度超越道德底线,用死人做材料,互相斗狠,直到吃孩子的事,引起政府、主流艺术圈和民间的集体震怒。

2001年4月3日文化部下发了《文化部关于坚决制止以“艺术”的名义表演或展示血腥残暴或淫秽场面的通知》。

从此,但凡比较鸡贼的艺术家,都知道斗道德底线此路不通,见好就转,开始做其他装置,成功转型进击威尼斯。

△ 追魂 《把自己炖了—— 姥姥,人下的蛋》,这种土味行为艺术,连早期快手老铁都不爱玩了,落伍

这之后,还有极少数人玩这种狠的,全都处于艺术圈边缘,连报道都很少,被主流艺术圈和人民群众唾弃,基本全是不入流的toobie。

这里面最tm傻的,是“片山吃屎”事件。

2009年,一个叫片山的艺术家在墙美术馆某男厕,把翔拉到一个盘子里,拿到馆内。

然后用手蘸上翔,在“中国现代艺术展 文献展”的牌子上,写下了一句很厚重、很有质感的话“你选择强权,我选择吃屎”,最后跪在地上,把盘子里的翔吃干抹净,扬长而去。

what也不for,这个展跟“强权”毛关系也没有,相传,片山先生看不惯苍鑫“假舔”,决定舔点牛逼的东西,就是屎了。

这个点子是他跟朋友舔冰棍儿的时候想出来的,那句口号也是随便喊的。

△ 勾践为了欺骗吴王夫差,给其尝过屎,作品名:“我吃屎是因为我在迷惑你呢孙贼,吃完之后三天之内撒了你,附带气死伍子胥”

但是结果呢?这位老兄不仅没扬名立万,不少艺术圈对他都有心理阴影,拒绝跟他同桌吃饭。

△ 就是这个大兄弟

类似的,还有一个更为黑色幽默的段子。

2004年,云南永善县二中有一个美术老师,肖某,崇拜行为艺术,想靠渊博而惊悚的信息唬住上学的小杆子。

结果没怎么唬住。肖某大怒说他敢吃屎。学生和老师都很拧,开始了吃屎比拼。

男哄女叫,吃完之后。肖感到难受异常,对着垃圾桶狂吐。当晚,学校领导获知此事后,当即就把肖某解聘了。

成为当地笑谈。

而这位叫做肖某的老师连个照片和名字都没留下,就这么被k.o.在历史的粪坑里。

这种纯玩狠的行为,艺术理论界有无数专业而不羁的大词。

祛魅、解构、“非人”、文化“灾变”。

然而事实上,这就是二道贩子求关注路线。

很多所谓艺术家自己根本弄不清自己想表达啥,仅仅是想弄点极端动静,为了显得专业搜刮一些漂亮词汇,然后跟你说你不懂艺术,企图掩盖作品的无聊。

他们无法引起灵魂的共鸣,只能引起城管的注意。

现在也有很多小艺术家,没才华、没知识。早上吃个大汉堡,上午点个冰美式,坐在画板前手抖,遂觉得自己的思想被禁锢了,灵魂后花园枯萎了,想呐喊,想嗷嗷叫,想两手抓钱,想登报出名,走向嘉士得。想来想去,除了跪舔大师,最容的还是那些血、精、性、尸......

所以,看完那条清明合影的微博,我只是尴尬地关上了手机。

那一幕似曾相识,一点也不新鲜。

彩蛋:

对中国行为艺术讽刺最深的人您猜是谁?

是冯小刚。

他曾在微博公开嘲讽过行为艺术家们:

“北京郊区有个宋庄,因大批前卫艺术家的落户而闻名。朋友的朋友的表哥想寻个地界摆摊修自行车谋生,阴错阳差选在了宋庄。令表哥始料未及的是,每天出摊都能引来一批围观者,端详、拍照,辗转流连。表哥说,围观的人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是:你想表现的是什么?久而久之,修车的表哥成为了行为艺术家。”

△ 轮子象征着圆融,辐条是圆融的守护者,大梁维持了两个圆融世界的秩序,大爷把这两个圆融世界翻了过来,并且扳动辐条,意思是对旧世界旧文化的颠覆和重构,有破有立,精彩

另,这波骂完没过瘾,冯小刚在《私人订制》中又来了一次,你可以说是恶搞,也可以说是一种祛魅、解构。反正,肥肠井菜。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funpfg.com 不老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